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瓶邪/黑邪】南溟神山 (尽量正剧、文笔渣

一 青铜树碎片

我本以为一切都可以这样过去,我可以安安静静地守着自己的铺子,等着十年之约的到来。

但是似乎有人并不想让我消停下来,本该平静的生活又像是被搅得浑浊的泥水。

快递小哥送来快递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一种未知的力量似乎在冥冥之中吸引着我。六月的杭州春意正浓,却隐隐有一种寒气从我快递的包裹里散发出来。

我看着寄件人有些呆滞,瘦金体的张起灵三个字刺痛着我的神经,让我有些回不过神。

王盟看我发呆,以为我中邪了,他大声叫了几声老板,快步凑了过来。

我回过神,把他拽到我身边。

“你看着上写的是张起灵吗?”

“老板……你……瞎了?”

我拍了他脑袋一下,这孩子跟着我跑,在外人面前他是那个沉着的吴当家左右手,而在我面前却还是那个说话毫无保留的王盟。

“你特么才瞎了,我是让你辨认一下,你……去去去,关店去。”

我笑了起来,心里不知不觉又充满一种期待,或者说是那种久违的冒险才能带来的刺激感。

看包裹大小我并不能猜出里面是什么,看形状觉得是石块一样的东西。

难道是长白山岩石标本?

我拿裁纸刀小心翼翼的裁开包装纸,一股子偶遇长白山暴风雪的感觉瞬间把我击垮。

王盟关完门,回来看我已经拆开了信封,他迫不及待的跑过来,想要一睹快递的真容。

“这是什么?发霉的干翔?”

我根本笑不出来,那些发绿的青铜碎块分明是神树。

我把快递里的东西倒出来,除了这些,还有一张卡片。

王盟手快,看着卡片念到:“你会用上的。”

“老板这啥意思?”他把卡片还给我,问到。

我摇了摇头,看着写着瘦金体的牛皮纸卡片根本没有任何线索。我甚至不知道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把这个寄给我的。

我唯一懂的只有青铜树这东西没有任何理由应该出现在地上,因为老痒本身应该和老九门没有任何关系。

我感觉头痛欲裂,手指夹着卡片,又把青铜树枝的碎片从桌子上扫进手里,捧着它们走到二层。

“王盟,你先回去吧。”

王盟被我弄的有些担忧,他点了点头,说了句老板早些休息,就走了。

我知道他帮不上我,也并不想让他进这趟浑水,一下子我竟然想起当年的三叔,他是不是也有一样的心情?

那闷油瓶呢?

-----------TBC-----------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