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想卖点儿手绘书签 但是画的这么烂 估计木有人买吧…嘛…觉得可爱的点个赞吧~

摸鱼 距高考还有两天 各位考生加油,也顺便祝自己考出好成绩啦!ψ(`∇´)ψ

好像有点儿娘?好像有点儿中二?算了反正是摸鱼……

私设包子……唉

【周叶】黑域(柒)

黑域(柒)
周泽楷睁开眼的时候,那种惊恐感瞬间消失,心跳平息下来后,他开始环视四周。

眼前是一片森林,参天大树挺拔的身影把他包围住,四周温热而潮湿。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透明的屏幕在他眼前展开。

毫无语气起伏的电子音突兀的响了起来,“编号1736293740模拟战斗,公民编号012-192-201501,属性:哨兵。”

周泽楷一听是模拟战斗就大概明白了,这大概是一种训练形式,能测定一个人的身体精神素质之类的,他在提示下选择了武器。

两把手枪出现在他手中,他把大脑利用率提高到70%左右,发现手里的这把枪和地球的枪没什么不一样,无非是枪膛里的螺旋线排列的已经比地球精密很多,与此同时威力更大,这也就证明了手枪已经能和地球的狙击枪相媲美了。

“死亡次数将计入分数,任务为单人任务,搜索雨林并炸毁中心基地。痛觉灵敏度20%,起始难度B。”

刺耳的电子音响了一声,透明的屏幕立即消失,周泽楷活动了一下,发觉这个世界好像和真实世界没什么不一样。

他尝试着让大脑再兴奋一点,脑海中酥麻的感觉让他有些轻微的不适,周泽楷开清周围清晰的电磁波和弥漫在空气里的生物信息素后才明白痛觉灵敏度是什么。

为防止大脑超负荷运转,他立刻平静下来,让大脑维持想正常人一样的使用度。

四周平静极了,除了鸟叫他就没听见有别的声音。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茂密的树叶层层叠叠,粗大的树枝交织在一起,几乎不透光,只有浓浓的绿意。

不得不说,非常适合狙击手的隐藏。

周泽楷拉开保险栓,握住枪,向信息素最密集的地方潜入。

他有些懊恼,这个模拟战斗的AI实在不科学,哪儿有在绿色的热带雨林里穿黑色风衣的?

“洛克斯?”

自己的AI响应了他,“是,主人。”

“侵入后台,改衣服。”

洛克斯有一丝无奈的语气,“抱歉,主人,经过母星程序改编,我必须服从母星程序的绝对规则,保证模拟战斗的公平性。”

周泽楷点点头,显然也放弃了。

前行了几百米,终于停下了,四周的有人在慢慢向他靠拢,他放出精神屏障,隐秘的侦查了一下,却发现对方似乎可以回应他。

周泽楷忽然明白了精神屏障并不是侦查用的,而是会暴露自己的,他慢慢收起精神,找了棵粗大的枯树隐藏起来。

B级难度吗?应该不会很难吧?

周泽楷控制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安静下来,细细的听着周围的声音,那种警惕感时隔多年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那早已是他溶入血液的本能。

五个人正缩小的包围圈儿,他们刚刚明显地感觉到了一个精神能力极高哨兵走进了领域区。

周泽楷在其中三个人进入攻击范围后就行动了,他首先要做的,是测试一下AI的B级难度是什么。

身形一闪,周泽楷就窜了出去,黑色的风衣被他甩到空中,人基本上贴着地就往前窜了一步,他扣下扳机,一连串的枪响也同时响了起来。同时,面前的三个人溅出血花,风衣悲惨的被子弹打成了筛子。

瞬间,背后的两个人明显感觉到不对,把枪口对准他。

周泽楷脚腕一转,迅速蹬地,把腰扭到了一个极其扭曲的程度,反身将自己的身体向方一棵树干后送了出去。没有丝毫停歇,两人吵他即将出来的方向开了枪。

显然AI低估了周泽楷,他再一扭身,又向左闪出树干,没有丝毫犹豫就连续几下射击。

那两人没有还手之力就化成二进制信息消失在雨林中。

电子音提示再度响起,像是要整蛊周泽楷一样:“难度提升至SS级。”

-----------章7END-----------

【黑瓶邪】南溟神山(章二)

章二·重逢
我正盯着青铜碎片发呆,隐隐觉得这肯定不是小哥寄来的。他肯定知道这东西很危险,用矫情一点儿的话来说,我并不认为他会主动要我涉险。

我想到了“它”。我想,小花说的也许是对的,老九门的人终究摆脱不了命运的摆布。

我并不知道什么叫:你会用得上。但是自从我继承了盘口以后我便养成了一种习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把青铜树碎片揣在衣服的内兜,随身带着。可这些青铜树枝就像普通的碎石块一样静静地躺在我兜里,也没有了那种阴冷的感觉。

月终,我让王盟给各盘口打电话通知查账本,地点还是那座茶楼。

我到的时候,六个盘口的老板已经到了,当年的人员编排大换血,唯一没变的是哑姐,这女人我看不透,至少从表面上我感觉到她像是我的长辈一样看着我,感觉很平和,似乎是看惯了人和事的一种平淡。

我朝他们点了个头,径自坐在了正对着门的椅子上,老板上了一壶茶,只拿来一个杯子,还是青花儿的。

王盟倒好茶,我看了一眼清澈的茶汤,抿了一口。

就在我抬眼时,忽然瞟见最右手的堂口老板无意识的攥了攥手。

我轻笑了一下,今天怕是不对劲儿,我看了一眼王盟,又看了一眼哑姐,接着挨个从他们眼睛上扫去,缓缓停在最右边那个楞头小子脸上。

“王晓辰,我平时待你不薄,你先来吧?”

“承蒙吴老板厚爱。”他掩饰了一下不自然的神情,低头敛了一下眼睑,朝我做了个抱拳的手势。接着直起身从怀里掏出账本。

他没有任何表情,我被他弄得有些不明白,心下思忖这小子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几位掌柜们的账本我逐一翻过,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我点了点头,算是对他们抱有肯定。

“几位掌柜,下月见。”我顺便又客套了几句,无非又是财源滚滚之类的话,说的我嘴都磨出了茧子,我不愿意再多说,这才领着王盟走了出去。

我坐在车上闭着眼睛思索王晓辰到底要干什么,这么想着竟然感觉到深深的困意,说是困意,头脑却又异常清醒,就在我感觉要做梦的时候,王盟一脚急刹车,把车停了下来。

“你小子干嘛呢?”我揉了揉眼睛,看向前挡风玻璃,你一瞬间我一下子就梗住了。就像是有好多话要说,但是却又在一瞬间无法发声。

久久的,连王盟也安静下来,隔了好久车前的人不慌不忙地转过头,王盟才颤颤巍巍的转过头去看我。

“老……板……”

我没等他再说话,慌张去拉车门把手,就差急的把门踹开了。心里像是着火了一样,肾上腺素狂飙,感觉心跳已经疯涨到一个无以复加的状态,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已经超乎了在墓里遇到粽子的状态。

“张起灵!”

我朝他飞奔过去,过了马路,那个身影没变,转过身看了我一眼,神情还是淡漠如水。

“吴邪。”

我看着他,紧张得要死,有很多事儿想问他,但一抬眼,闷油瓶却又转身走了。

我吓了一跳,暗骂了一句,抬腿跟上他,“小哥,你去哪儿?”

闷油瓶指了指前面,我一抬眼才发现这他娘的不是我的古董店吗?

我略有些尴尬,忽然意识到这么多年过去,到遇见他的那一刻,我脸上的面具、我所有的假装都土崩瓦解。

-----------章二END-----------

【瓶邪/黑邪】南溟神山 (尽量正剧、文笔渣

一 青铜树碎片

我本以为一切都可以这样过去,我可以安安静静地守着自己的铺子,等着十年之约的到来。

但是似乎有人并不想让我消停下来,本该平静的生活又像是被搅得浑浊的泥水。

快递小哥送来快递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一种未知的力量似乎在冥冥之中吸引着我。六月的杭州春意正浓,却隐隐有一种寒气从我快递的包裹里散发出来。

我看着寄件人有些呆滞,瘦金体的张起灵三个字刺痛着我的神经,让我有些回不过神。

王盟看我发呆,以为我中邪了,他大声叫了几声老板,快步凑了过来。

我回过神,把他拽到我身边。

“你看着上写的是张起灵吗?”

“老板……你……瞎了?”

我拍了他脑袋一下,这孩子跟着我跑,在外人面前他是那个沉着的吴当家左右手,而在我面前却还是那个说话毫无保留的王盟。

“你特么才瞎了,我是让你辨认一下,你……去去去,关店去。”

我笑了起来,心里不知不觉又充满一种期待,或者说是那种久违的冒险才能带来的刺激感。

看包裹大小我并不能猜出里面是什么,看形状觉得是石块一样的东西。

难道是长白山岩石标本?

我拿裁纸刀小心翼翼的裁开包装纸,一股子偶遇长白山暴风雪的感觉瞬间把我击垮。

王盟关完门,回来看我已经拆开了信封,他迫不及待的跑过来,想要一睹快递的真容。

“这是什么?发霉的干翔?”

我根本笑不出来,那些发绿的青铜碎块分明是神树。

我把快递里的东西倒出来,除了这些,还有一张卡片。

王盟手快,看着卡片念到:“你会用上的。”

“老板这啥意思?”他把卡片还给我,问到。

我摇了摇头,看着写着瘦金体的牛皮纸卡片根本没有任何线索。我甚至不知道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把这个寄给我的。

我唯一懂的只有青铜树这东西没有任何理由应该出现在地上,因为老痒本身应该和老九门没有任何关系。

我感觉头痛欲裂,手指夹着卡片,又把青铜树枝的碎片从桌子上扫进手里,捧着它们走到二层。

“王盟,你先回去吧。”

王盟被我弄的有些担忧,他点了点头,说了句老板早些休息,就走了。

我知道他帮不上我,也并不想让他进这趟浑水,一下子我竟然想起当年的三叔,他是不是也有一样的心情?

那闷油瓶呢?

-----------TBC-----------

【周叶】黑域(肆)

黑域(肆) 70年前(超科纪元 元年) 周泽楷抚了抚额头,轻微的头痛不住的骚扰者他的神经。透过狭窄的窗户,他看见太阳系正逐渐陷入混沌。 而在他脑内,地球的历史已经深深印入了他的脑海里,被人工开发大脑并不好受,就像是活生生的把一张薄纸撑开,期望这张基本为二维的纸变成一个三维图像一样。头疼欲裂的痛苦过后,他又成为了一个幸运儿,一个在二维塌陷中唯一能担负着使命逃出塌陷的人。 二维塌陷就在他身后紧追着他,身后的一切都在混沌中逐渐化为一个平面,大概这一生也只能见到这一次这种壮观景象了,他想。 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回荡着的全是太阳从三维跌入二维时那放大的身躯拼了命的燃烧挣扎的场景。周泽楷明白,现在,再看什么都是无济于事,自己只能听天由命了,他大概是最后一个地球人了。 曲率驱动发动机没有辜负使用者的期望,超重的感觉瞬间侵袭进来,周泽楷深陷在防护座椅上动弹不得。周泽楷尽量保持清醒,看了一眼周围黑暗无边的宇宙,他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黑域通道,自己已经安全了。 周泽楷思索了一下还是对AI命令到:“找到2000光年左右的有与人类类似生物的星球时对我进行唤醒。” “洛克斯已接收到命令,现在对主人进行冬眠保存。 “开放沟通网络随时接收信息。 “开放成功,正在打开飞船防御系统。” 周泽楷没有听完就深深沉入睡眠中,他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目标星系。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浑身无力,肌肉微弱的抽痛提醒着他还活着的真实感,他微动了眼皮来适应飞船狭小窗外的阳光,尽管他明白那并不是太阳,太阳系已经毁灭了。 “你醒了?”有人问道。 周泽楷吓了一跳,努力地驱使自己的肌肉动起来,但却发觉那是无能为力的事情。 “你不用这么着急,我无公害的,我等你恢复过来再说。” 周泽楷重新闭上眼,想象着到底是谁。 叶修盯着眼前的人,尝试着用自己的精神去感知他,但是却无功而返,自己的精神感知像是遇到了黑洞,或是陷进了深海一样,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面对的是否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小伙,你谁啊,精神力居然比我高,有前途。” 周泽楷愣了好久,以为自己刚从冬眠恢复才会有这种问题,他好像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大概20分钟左右,周泽楷才能自由活动,他首先靠着冬眠箱打量起了眼前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那人穿的大概是军装,与地球的军装没什么太大区别。 “你叫什么?” 周泽楷有些惊讶,他真的听不懂那人在说什么。于是他摇了摇头,沉默瞬间蔓延开。 周泽楷看了一眼眼前的人,慢慢地说道:“我、周泽楷。” 他摆了摆手,指着近在咫尺的蓝色星球,示意自己并不是这个星球的人。 叶修看他的样子大概猜了出来。 他朝周泽楷也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母星,希望他能把飞船停靠进去。 叶修跟着周泽楷进入驾驶舱,他命令自己的飞船AI在前面引导,然后示意周泽楷跟上,好在两个世界的手势并没多大分歧,而周泽楷也差不多明白这个意思,于是飞船紧随其后。 飞船所受的重力逐渐增大,失重感逐渐减轻,周泽楷下了飞船,才发现这颗行星与地球是如何如何的相像。 由于大脑80%区域被开发,他甚至能隐约看清空气中的电磁波是如何运动的。 叶修看着周泽楷欣喜的表情,忽然觉得心情不赖。 你究竟是谁呢? 叶修朝他笑了起来,自顾自地解释到:“给你带个身份识别。” 他也不管周泽楷是否听懂,就给他戴上透明的手环,然后迅速传输给他一个启蒙语言教育系统。 透明的屏幕瞬间在空中打开,A星文字由易到难布满整个屏幕。 周泽楷瞟了一眼,那是一种与地球全然不同的语言系统,他仔细快速的扫了一遍。 因为大脑的过度开发,他觉得这些东西在他眼里就像是一堆已知的东西一样过目不忘。 忽然开口说道:“我叫周泽楷。” 叶修一下子愣住了,他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周泽楷。 因为他听见,周泽楷说的分明就是母星的语言。 “你到底是谁?” ------------章四 END-------------

【周叶】黑域(叁)

黑域(叁)
【下一章会详细说明情况】



周泽楷在总部待了三天,总觉得有些百无聊赖,军职虽然是最低的,但技术职务等级仅次于叶修和一个叫韩文清的人。

“第142号观测站发现异常。”

像是这种信息他一天能听十几遍,但至今为止并没有出现什么情况,一种一成不变的疲劳感席卷而来,就像是一个来回作简谐运动的弹簧振子一样无聊。

但他想了想,还是快速查看了一下数据。

“……找叶前辈!”周泽楷忽然觉得一阵寒气,宇宙射线发生了变化,有什么东西忽然出现了,但却并非是二维度的引力场。

叶修很快赶了过来,他看着周泽楷微微皱眉的表情,心一下提了起来,说不出是担心人类的安危还是只担心周泽楷。

他甩了甩头,打起精神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

“小周,别担心。”

这是叶修第一次安慰别人,就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唐突,果然,周泽楷一下觉得有些别扭。

“前辈……你看这个。”他赶紧转移注意力,伸手指了指屏幕上的数据。

叶修凑过身,一种淡淡的咖啡味飘了出来但在哨兵闻来却浓郁得很。

叶修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的自己正在若有若无暗示着周泽楷,他的精神壁垒已经围得相当严密,但是为了察觉四周哨兵的精神状况,还是留了些缝隙。

只能说最强哨兵的精神能力绝不是盖的。周泽楷像是没闻到一样镇定自若,也随叶修盯着屏幕。

悬空的透明屏幕显示出透明的晶蓝色,冷冰冰地提示着一个事实。

叶修看着数据有些心悸,周泽楷给他看的数据很不规则,其中一条频率波段上有50多个明显起伏。

“狼来了。”叶修说道。

他吸了口手上夹着的烟,烟蒂明亮一下,又短了一小截,白烟在密闭的监控室里飘散,叶修身体往后一靠,坐在监控室的单人少发上,他的眼神迷离地盯着屏幕。

而周泽楷则是盯着叶修。

“前辈……”他想了想,还是问了,“我们……发预警?”

“那又会怎样?”叶修问道,“如果我没猜错,可能维度打击要来了,他们发现了我们……”

隔壁监控室的几个人敲了敲门,没等叶修反应过来,他们已经鱼贯而入了。

周泽楷下意识的挡在叶修前面,保护向导是哨兵的本能,就算他明白叶修强大到无需他保护。

“你们……”

“小周,不用这么紧张。”叶修笑了,有些无奈,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看着眼前的6个人。

“叶参谋,发预警。”这个人的语气很不善,周泽楷看了一眼他的军徽,威胁自己的人上级,真的有人干这种事儿吗?

周泽楷在看了这个人胸前的徽章以后才知道这帮人是军方下属之一的霸图的上将——韩文清。第二个确定理由是那张钱包脸。

周泽楷就算面对着韩文清很淡定,一步不让的挡着叶修。

叶修沉思了一下,用自己的精神壁垒包裹住周泽楷,咖啡味儿愈加浓郁,让周泽楷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总之就是很舒服。

叶修看周泽楷放松下来,握住周泽楷的手腕,把他拉到自己身边。

“老韩,你别吓到小朋友好吗?至于这么气势汹汹的吗?”

叶修顿了顿,收起调笑的表情,正经地问道:“你有想过发过预警后会成什么样吗?二维塌陷所形成的黑域接近光速,也就是说只有光速飞船才能脱离,而且还得是曲率驱动的光速飞船。”

“但是人类呢,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就算他们逃不出去,也要逃,开着那种在维度打击面前完全不值一提的玩具飞船。”

“到时候的大混乱难以想象。”

韩文清全然不顾自己等级比叶修低,反驳道:“但人类有权知道这件事,这是未来的命运,天命难违。”

“表决吧。”叶修按了几下手环,对AI命令道:“利用最高权限进行无记名表决,表决范围,五米内的八名技术人员进行一分钟。”

八个人的手环上方统一出现一块悬空的小屏幕。

“我弃权。”周泽楷说道。

叶修看了周泽楷一眼,明白他并不想参与决定人类的命。

最终结果在叶修意料之中,只有两人不同意发射警报。

叶修看着结果,叹了口气,“你们知道吗?这是个错误。”

-------章三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