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瓶邪】静默4



黑眼镜来的时候我正在写书法,这是我闲来发展的兴趣。我没有抬头看他,只是瞥见一袭黑衣和那个走路姿势猜到是他而已。出人意料的,他没有像前两次一样调笑我是未老先衰,也没有任何动静,就是单单站在那儿。

我写完笔下的字——一如既往的瘦金体,抬头看他。他还带着那副墨镜,脸上似笑非笑。

“怎么跑来我这寒酸的店里了?”我问他。

“听说你家哑巴醒了,我主动过来要接受你的请客邀请,不成吗?”

他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下,步速看似常人,实际上我知道,他几乎是全盲了。

在沙海里他对我的帮助无疑加重了他的病情,我一直觉得愧疚,于他也于我,自己没了原来的傻气还好说,至少身体还是完整健康的,可是这个人却不是那样,我甚至觉得在他身上能看见张起灵的影子——也许他们一样。

我看了一眼门口,苏万和黎簇尽职尽责的蹲在那儿沉默地抽烟,这种感觉很不好,我并不想看见自己店门口有两个疑似在上厕所的人,我拍醒了发呆的王盟,他会意的把俩人领进来,关上店门。

我很满意,勾着黑眼镜的肩膀把他往后院带。

他被我带的一个趔趄,咧开嘴笑了起来,“小三爷,我身体不如原来了。”

我拍了拍他,说了句对不起。

他在后院的躺椅上躺下。那本来是二叔的躺椅,但他老人家已经不怎么来了,二叔也老了,更别提我的爸妈了。

阳光有些刺眼,黑眼镜倒是不太在意,很享受阳光。

“只有阳光刺激眼睛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活在地上,才知道自己没瞎得那么彻底。”,他认真地说道,“还有那种暖和的感觉,原来的时候,那是活在地下的我们永远体会不到的。”

我笑了笑,有些释然,也是在笑黑眼镜居然还有这么向往阳光的毫无戒备心的一面,但是阳光总有些不真实,许多事情也是这样,就像许多秘密一下子见了光一样。

“哑巴醒了,你的心事就少多了,我从进门开始你已经笑过五次了,比去年我来的时候在你这儿待了三天都多。”黑瞎子突然说道。

我愣了一下,摸摸自己的嘴角,确实在笑,而且不是假笑。

“你怎么知道我在笑?”

“声音,这可是我独家秘诀,要我教给你吗?”

“你原来怎么没告诉过我成年以后还有训练耳力的办法?”

“就是你把眼睛戳瞎了,耳力自然就好了。”

我有些无奈,我不愿意提的事情,他本身却能这么随意的说出来,我的担心可笑吗,还是说自己其实并没有变多少呢?

“我的耳力很好的,比如你店里来人了。”

我闭上眼睛,仰躺在另一把躺椅上,阳光正好,却听不出再多一人的脚步声。

隔着眼皮我能看到有些发红的阳光,那是我眼皮血的颜色,不多时,眼前黑了下来,一只微凉的手附在我眼皮上,我睁开眼,能感觉到自己的睫毛扫着对方的手掌心。

“你好啊,哑巴。”

“小哥。”

“……”

-----第四章END-----
好久没更了 刚忙完高考 闲下来瞎闹 太喜欢平静的东西了QAQ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