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瓶邪】静默2


张海客接到电话赶到医院,进来的时候,医生刚走,吴邪有些瘦弱的背影正背对着自己,张海客看他有些颓然的瘫坐在椅子上,一手敷在眼睛上面,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他不止一次思考过自己这么做的对与错,把一个本来善良无忧无虑的大少爷逼到一个绝路,让他成为这场戏的中心,让他解决所有的迷,让他受到多余的伤害,让他在疼痛中感到上瘾。

一开始,他觉得一切都无所谓,可是随着事情的推移,他看到了吴邪想要保护周围人的决心和善良,可是自己呢?

没办法,他劝自己,自己这让是为了所有人好,让陷阱启动的是吴邪,所以需要吴邪来解决。

张海客摸了摸自己的脸,和吴邪一摸一样的脸,随后又摸了摸胸口,可是这里完全不一样。跟吴邪呆久了真的很危险,他信了感叹了一下,自己都要被他同化了,这不是他希望的。

张海客走到吴邪身边,拍了拍他,吴邪没动,说了声:“有烟吗?”

张海客翻了翻口袋,苦笑了一声,“你挺幸运的,我这儿还有那蓝袍藏人当作护身符的烟草。”

吴邪摆了摆手,站了起来。张海客把他的肩掰到与自己相对,吴邪没力气挣扎,抬起头有气无力地看着他,“小哥他刚才动了。”

吴邪有些空的眼神把他吓了一跳,“那就会醒。”

张海客放下手,顿了一下,低下头缓缓说道:“你有想过……”

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了,但是最后还是抬起头盯着吴邪的眼睛问道:“万一是他不想醒怎么办?呃……”他觉得难以开口,沉默了一下,还是解释道:“一般昏迷的人求生欲望强烈的会醒来较快,而那些不想醒的,大多数有心结,不想面对一些事情。吴邪,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张海客明显感觉到对方愣了一下,这么久了,他惊讶于居然看到了只有几年前的吴邪才会做出的表情,吴邪犹豫了。

这让张海客有些奇怪。

他看到吴邪第一反应想去看一眼张起灵,但他只是头稍微的倾斜了一下,又立马顿住,定定地看向他。“我想我没办法再需要普通人的陪伴了,你看,我和你们一样,不会变老了。”吴邪无奈,“这也是命的一部分,我注定会为解决这个陷阱丢一些东西,就像小花他会丢掉在瑞士银行的那批古董,秀秀和家人撕破脸,胖子丢了云彩,潘子、三叔丢了命一样。”

“我逃不了,因为我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了,我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我只剩这个人了。你看,我改变不了,也没有什么可以改的,这样也不错。”吴邪说道。

张海客哭笑不得,他又摸摸自己的脸,除了皮肤有些粗糙意外,绝没有半点皱纹,他和吴邪就像是一对儿二十多岁的双胞胎兄弟。这也是为什么他必须定期给张起灵转院的原因,过不了多久,也许整个杭州的医院都会被他们转个遍。

他笑看着吴邪,摇了摇头,这个人真偏激。“我看你现在就像恋爱了一样。”

吴邪听了他的话,面无表情的愣了一下,瞳孔放大,呼吸急促,仅是半秒不过,还是让张海客发现了端倪。

吴邪矢口否认:“我们只是过命的兄弟。”

“如果他醒了,执意还要下地……”

“我会阻止他。”吴邪打断他的话,“没有理由再冒险了……但如果他一定要去,我会和他一起去。”

张海客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张起灵,心想,赶紧醒吧,醒了别下地了,你家夫人已经在偏激的路上八匹马拉不回来了。

吴邪看了张海客一眼,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张海客看吴邪的背影消失,走过去拍拍张起灵,“醒了就说句话啊,大哥。”

张起灵睁开眼,伸手摘下呼吸罩,深邃的眼神看着张海客,吴邪副作用发作的时候就他就醒了,但是他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吴邪,一切都过去了,可是牺牲太大了。

痛苦,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白玛的死亡也未曾带给他这么多。

“你都听见了?”张海客努努嘴,“你再不跟他说实话,他就要崩溃了。”

张起灵努力的转动脖子,浑身的关节都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所幸儿时的训练能让他尽快恢复状态,他尝试着活动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张海客的问题。

“有些石头越来越像人,而有些人却越来越像石头。”张海客说道,“这是形容你和吴邪的。”

张起灵看着他,沉默了一下,开口道:“……没法……回应。”

他的嗓音像一个破旧的风箱,太久没说话了,他都觉得自己有些失语了。

“你觉得他对你是什么感情?”张海客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他是刻意没给吴邪,他觉得吴邪应该戒烟了。

“嘿,病房不让抽烟。”门锁响了一声,吴邪进来笑着朝两个人吹了声口哨,“我手机忘拿了。”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