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瓶邪】静默(沙海四之后/短篇)



故事发生在黑瞎子从沙漠回来的一年后,吴邪的局才终于结束,汪家也好、裘德考那帮人也好都已经沉寂下来,北京、长沙乃至全国的盘口所剩无几,所幸,一切都结束了,在沉寂处拨动老九门命运的人已经没有了。

吴邪一面在高兴自己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他并不用像在墨脱所设想的那样告诉醒来的张起灵一切都结束了,他可以休息了。

一面又觉得命运对于他们来说还是一种太过于嘲讽的东西,因为张起灵还在昏迷,这种昏迷在张海客把他带回张家后已经将能够持续了将近一年左右。他像是灵魂早已脱离了这个世界,只剩一具躯壳留在这个世界上苟且残喘。

吴邪不知道如何面对他,醒来以后应该打声招呼吗?告诉他,你们玩了几百年的东西被我一年就玩破了?

这一天到来要多久?但是吴邪想了想,笑了,鲁殇王等了三千年才等到自己掉进陷阱,自己等上一生有你能有多久?每到这时候就觉得自己像个怨妇一样。

时间过得很快,吴邪已经没有理由再下地,剩下的五个盘口运营得井井有条,他时常会去北京看看小花、秀秀、瞎子和苏万,也会到广西看看胖子,黎簇变成了自己的伙计,王盟又回来帮自己的忙。生活趋于平静,但他多数时间只会陪在唯一让自己无法安心的张起灵旁边。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最开始的时候吴邪回想还会记得他在墨脱遇到危险,挤进小院看见张起灵那个模糊的雕像时心里那种绝处逢生的安心感有多强烈。

“这里很安全。”

吴邪看着张起灵的睡脸,如果除去呼吸机,然后肉再多一点,就好了。到最后,他又想,小哥只要不是病态,怎样都好。

他想了好多,等回过神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多奇怪。

吴邪并不知道原因,他以为自己想知道的真相都在这场局的结尾,最后却发现这真的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古人的陷阱,他知道就算张起灵醒来也不会知道张家守护的东西到底是真是假,所有人在这场骗局里精疲力竭,得到的只是曲终人散尽。他对一切抱有同情,但是那些费洛蒙却又逼迫着他去恨,恨那些乌有的真相。

这些年,周围的人都在老去,而自己却和张起灵一样像是被滞留在了时间夹缝里。

他不会变老了。

与此同时加剧的还有吸多了闪鳞黑毛蛇的费洛蒙所产生的副作用,但除了疼痛,再没有其他的。

吴邪看着张起灵,在他旁边安静的坐下,他从早上就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就在他看着这能张起灵的时候强烈的不适感又出现了。

吴邪痛苦的扶着床边想站起来,走到楼道里,满脑子都是小哥要是醒了,得多尴尬。还没等挪动一步,他就立刻两眼一摸白光,那种刺眼比无影灯都要命,眩晕了也就一秒不到,意识一出现空白立刻就站不稳了,关节像是被打了麻药,腿一打软,跪倒在地上,全身都在痉挛,看着就像发了毒瘾一样。这种状态下他几乎没法保持清醒,但他还是能忍住,这是多年的训练的结果,每到这时候吴邪都觉得自己还是晕了比较好。

疼痛持续了半个小时,这期间吴邪没吭一声,疼算什么?累才是真的,感觉全身的ATP都用在骨骼肌颤栗上了。

吴邪在虚弱状态下站不起来,索性躺在医院的地上不动了,他也不嫌脏,当初多脏的地没躺过?

吴邪大口的喘气,又尽力去压制住自己的呼吸,脑中只觉得会把张起灵吵醒,他盯了一会儿天花板,才发觉自己在无意识之中干了一件蠢事儿,张起灵怎么会醒?

他看了一眼病床,从地上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张起灵的手,他盯了一会儿,自嘲的笑了,心想,果然毫无动静。

刚要扭头,忽然觉得对方的手指轻微而快速地蜷缩了一下。

吴邪像是漏喘了一口气,又或是土一点儿的形容,心跳漏了一拍。他几乎是扑倒了张起灵床边,恐怕就算地震他也不会有这种反应速度。

可惜,直到膝盖跪麻了,张起灵也没睁眼。

他站起来,哆嗦的按了病房铃,然后整个人就泄气的靠着床边坐在地上。

他累了。

------PART 1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