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黑瓶邪】南溟神山 3

南溟神山(三)
我打开门锁,等着王盟停完车回来,然后立刻嘱咐王盟帮闷油瓶收拾出一间客房,这期间我不敢注意闷油瓶的脸色,生怕他怪我私自替他决定然后转身就走,索性闷油瓶没有表态。反倒是王盟有些不情愿,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闷油瓶也没有反对,拎着硕大的登山包径自走进我铺子的后院。

他走进后院忽然顿了一下,我跟着就磕在他后脑勺上。

我的鼻子一下子抽痛起来,疼得我几乎要流出眼泪。我捂着鼻子,探过身去看,但是有他挡着我什么也看不到。我声音有些囔囔的问他:“怎么了?”

闷油瓶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我这才看见自己院子里站了个人。

“Hi~”黑眼镜手里拿着我的杯子冲我们俩打个招呼。

我有点发懵,“你怎么在这儿?”

“我这儿要夹个喇嘛,私活儿,所以能不能借你家张哥一用?”

我不禁失笑,还张哥,闷油瓶这年龄摆在这儿恐怕都能当我爷爷了。我刚想替闷油瓶拒绝,毕竟他刚回来,况且我要问的事情他还没回答我,结果闷油瓶倒是答应了。

“好。”

“那我也要去。”

闷油瓶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表态,倒是黑眼镜走了过来,胳膊一把搭在我的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感觉,“小天真现在长进了不少,你可别轻视他。”

闷油瓶看了我们俩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们俩一副狼狈为奸的嘴脸。

他最终还是妥协了,但是代价是拒绝向我透露一切关于消失的那几年他的行踪。

我也懒得追查,这几年我的好奇心明显降低,像是快要步入老年了一样。

黑眼镜怪笑了起来,拍拍我的肩膀:“小佛爷,过两天我再过来,我还叫了三个人,那胖子也会来。”

“胖子?”吴邪愣了一下,“他不是回巴乃了吗?”

黑眼镜点了点头,“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这趟浑水还得他来搅一搅。”

我嗤之以鼻,心说,你还知道不好意思。不过心里还是未能看见胖子感觉开心。

我把他们俩撂下,忽然想起自己还留着黑金古刀在楼上,我对闷油瓶说有点儿东西要给他,便上楼去了。

经过多年的锻炼,我总算能稍微拎起黑金古刀并且拖着它走了,想想闷油瓶那种体质也不是我等凡人可以达到的,他受的苦应该比我丰富的多。

走到楼上,从床下拉出一个巨大的黑箱子,这是我为保存黑金古刀特意订做的。我打开盒子,黑金古刀背一层黑布包裹着静静的躺在箱子里,我忽然想要是自己也能拎得动就好了。

我单手想把它拿出来,忽然觉得不对劲。

黑金古刀居然轻的要命,我浑身直发冷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们看见。

我拎着刀颓然的站在那儿,一个人从我手中把刀拿走。

我被迫转身,看见闷油瓶站在我面前,“吴邪……”

我沉默的看着他,都能猜出自己脸色很难看了,是青铜树枝的问题,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兜里的寒气。

闷油瓶认真的看着我,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拍拍我,说到:“谢谢,你先休息。”

我浑浑噩噩地到楼下喝了杯水,等放下杯子的时候才想起刚才黑眼镜已经喝过了。屋子里空无一人,王盟打扫好房间已经去联系黑眼镜列的装备了,而闷油瓶似乎出去了。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留的纸条,只写了一句话:备用钥匙我拿走了。

瘦金体的字很工整,我发着这张纸条发呆,忽然想到,是不是寄给我青铜树枝的人早就意识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我犹豫了一下,想去掏兜里的青铜树枝。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房顶上有动静。难道闷油瓶在修房顶?显然不是,因为下一秒,一阵劲风朝我袭来,我慌忙躲开,两把匕首紧贴着我的脖颈划过去,我险险躲过,还是在脖子上留下两道血痕。

“杀了他。”

“那怕是有点儿难,王晓辰。”

--------章三END---------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