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黑瓶邪】南溟神山(章二)

章二·重逢
我正盯着青铜碎片发呆,隐隐觉得这肯定不是小哥寄来的。他肯定知道这东西很危险,用矫情一点儿的话来说,我并不认为他会主动要我涉险。

我想到了“它”。我想,小花说的也许是对的,老九门的人终究摆脱不了命运的摆布。

我并不知道什么叫:你会用得上。但是自从我继承了盘口以后我便养成了一种习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把青铜树碎片揣在衣服的内兜,随身带着。可这些青铜树枝就像普通的碎石块一样静静地躺在我兜里,也没有了那种阴冷的感觉。

月终,我让王盟给各盘口打电话通知查账本,地点还是那座茶楼。

我到的时候,六个盘口的老板已经到了,当年的人员编排大换血,唯一没变的是哑姐,这女人我看不透,至少从表面上我感觉到她像是我的长辈一样看着我,感觉很平和,似乎是看惯了人和事的一种平淡。

我朝他们点了个头,径自坐在了正对着门的椅子上,老板上了一壶茶,只拿来一个杯子,还是青花儿的。

王盟倒好茶,我看了一眼清澈的茶汤,抿了一口。

就在我抬眼时,忽然瞟见最右手的堂口老板无意识的攥了攥手。

我轻笑了一下,今天怕是不对劲儿,我看了一眼王盟,又看了一眼哑姐,接着挨个从他们眼睛上扫去,缓缓停在最右边那个楞头小子脸上。

“王晓辰,我平时待你不薄,你先来吧?”

“承蒙吴老板厚爱。”他掩饰了一下不自然的神情,低头敛了一下眼睑,朝我做了个抱拳的手势。接着直起身从怀里掏出账本。

他没有任何表情,我被他弄得有些不明白,心下思忖这小子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几位掌柜们的账本我逐一翻过,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我点了点头,算是对他们抱有肯定。

“几位掌柜,下月见。”我顺便又客套了几句,无非又是财源滚滚之类的话,说的我嘴都磨出了茧子,我不愿意再多说,这才领着王盟走了出去。

我坐在车上闭着眼睛思索王晓辰到底要干什么,这么想着竟然感觉到深深的困意,说是困意,头脑却又异常清醒,就在我感觉要做梦的时候,王盟一脚急刹车,把车停了下来。

“你小子干嘛呢?”我揉了揉眼睛,看向前挡风玻璃,你一瞬间我一下子就梗住了。就像是有好多话要说,但是却又在一瞬间无法发声。

久久的,连王盟也安静下来,隔了好久车前的人不慌不忙地转过头,王盟才颤颤巍巍的转过头去看我。

“老……板……”

我没等他再说话,慌张去拉车门把手,就差急的把门踹开了。心里像是着火了一样,肾上腺素狂飙,感觉心跳已经疯涨到一个无以复加的状态,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已经超乎了在墓里遇到粽子的状态。

“张起灵!”

我朝他飞奔过去,过了马路,那个身影没变,转过身看了我一眼,神情还是淡漠如水。

“吴邪。”

我看着他,紧张得要死,有很多事儿想问他,但一抬眼,闷油瓶却又转身走了。

我吓了一跳,暗骂了一句,抬腿跟上他,“小哥,你去哪儿?”

闷油瓶指了指前面,我一抬眼才发现这他娘的不是我的古董店吗?

我略有些尴尬,忽然意识到这么多年过去,到遇见他的那一刻,我脸上的面具、我所有的假装都土崩瓦解。

-----------章二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