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周叶】黑域(肆)

黑域(肆) 70年前(超科纪元 元年) 周泽楷抚了抚额头,轻微的头痛不住的骚扰者他的神经。透过狭窄的窗户,他看见太阳系正逐渐陷入混沌。 而在他脑内,地球的历史已经深深印入了他的脑海里,被人工开发大脑并不好受,就像是活生生的把一张薄纸撑开,期望这张基本为二维的纸变成一个三维图像一样。头疼欲裂的痛苦过后,他又成为了一个幸运儿,一个在二维塌陷中唯一能担负着使命逃出塌陷的人。 二维塌陷就在他身后紧追着他,身后的一切都在混沌中逐渐化为一个平面,大概这一生也只能见到这一次这种壮观景象了,他想。 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回荡着的全是太阳从三维跌入二维时那放大的身躯拼了命的燃烧挣扎的场景。周泽楷明白,现在,再看什么都是无济于事,自己只能听天由命了,他大概是最后一个地球人了。 曲率驱动发动机没有辜负使用者的期望,超重的感觉瞬间侵袭进来,周泽楷深陷在防护座椅上动弹不得。周泽楷尽量保持清醒,看了一眼周围黑暗无边的宇宙,他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黑域通道,自己已经安全了。 周泽楷思索了一下还是对AI命令到:“找到2000光年左右的有与人类类似生物的星球时对我进行唤醒。” “洛克斯已接收到命令,现在对主人进行冬眠保存。 “开放沟通网络随时接收信息。 “开放成功,正在打开飞船防御系统。” 周泽楷没有听完就深深沉入睡眠中,他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目标星系。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浑身无力,肌肉微弱的抽痛提醒着他还活着的真实感,他微动了眼皮来适应飞船狭小窗外的阳光,尽管他明白那并不是太阳,太阳系已经毁灭了。 “你醒了?”有人问道。 周泽楷吓了一跳,努力地驱使自己的肌肉动起来,但却发觉那是无能为力的事情。 “你不用这么着急,我无公害的,我等你恢复过来再说。” 周泽楷重新闭上眼,想象着到底是谁。 叶修盯着眼前的人,尝试着用自己的精神去感知他,但是却无功而返,自己的精神感知像是遇到了黑洞,或是陷进了深海一样,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面对的是否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小伙,你谁啊,精神力居然比我高,有前途。” 周泽楷愣了好久,以为自己刚从冬眠恢复才会有这种问题,他好像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大概20分钟左右,周泽楷才能自由活动,他首先靠着冬眠箱打量起了眼前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那人穿的大概是军装,与地球的军装没什么太大区别。 “你叫什么?” 周泽楷有些惊讶,他真的听不懂那人在说什么。于是他摇了摇头,沉默瞬间蔓延开。 周泽楷看了一眼眼前的人,慢慢地说道:“我、周泽楷。” 他摆了摆手,指着近在咫尺的蓝色星球,示意自己并不是这个星球的人。 叶修看他的样子大概猜了出来。 他朝周泽楷也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母星,希望他能把飞船停靠进去。 叶修跟着周泽楷进入驾驶舱,他命令自己的飞船AI在前面引导,然后示意周泽楷跟上,好在两个世界的手势并没多大分歧,而周泽楷也差不多明白这个意思,于是飞船紧随其后。 飞船所受的重力逐渐增大,失重感逐渐减轻,周泽楷下了飞船,才发现这颗行星与地球是如何如何的相像。 由于大脑80%区域被开发,他甚至能隐约看清空气中的电磁波是如何运动的。 叶修看着周泽楷欣喜的表情,忽然觉得心情不赖。 你究竟是谁呢? 叶修朝他笑了起来,自顾自地解释到:“给你带个身份识别。” 他也不管周泽楷是否听懂,就给他戴上透明的手环,然后迅速传输给他一个启蒙语言教育系统。 透明的屏幕瞬间在空中打开,A星文字由易到难布满整个屏幕。 周泽楷瞟了一眼,那是一种与地球全然不同的语言系统,他仔细快速的扫了一遍。 因为大脑的过度开发,他觉得这些东西在他眼里就像是一堆已知的东西一样过目不忘。 忽然开口说道:“我叫周泽楷。” 叶修一下子愣住了,他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周泽楷。 因为他听见,周泽楷说的分明就是母星的语言。 “你到底是谁?” ------------章四 END-------------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