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周叶】不可逆性【完整BE】

个人觉得并不算虐,但是可惜的是,最终还是be。

欢迎食用


A
民国,十月。

天还有些阴冷,刚下完雨地面还湿漉漉的,周泽楷裹了裹风衣,拉着行李看了眼门牌号,又低头看向冻得有些僵的手里攥着的纸条。

三弄十号,就是这儿了。

踏上木质的楼梯,一股因为连续阴雨而产生的霉味儿扑面而来,正遇上隔壁的人也要回家,他还是那副模样,穿上军装就是军人形态,不穿军装的时候懒懒散散,一点儿看不出来是被刻板的规矩严格要求过的。

“叶前辈……好久不见……”周泽楷叫得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叶修开了门,有些慵懒的靠在门框上,嘴里叼着一根烟,他的声音有些含糊,却不难表达应有的意思,“嘿,小周。”

“是好几年了,”叶修笑了起来,伸手夹住香烟,“不过你好像没变啊,还是这么沉得住气。”

“嗯……挺好的……”周泽楷回答到。

这样一别也有好几年了,以这种方式见面还是两人没想到的,有些怀念,有些隔阂。叶修被噎得说不出话,周泽楷沉得住气是因为不爱说话,而这么多年过去,他也依旧是沉默寡言,始终如同自己印象里的那样,像是记忆里尘封的相册再次被人打开,那份许久没动的感情也被人从角落里翻了出来。


B
蓦然,他想起当年毕业,自己脑子一热拉住周泽楷进行人生中的第一次表白,话刚说完,自己却像是被发现干了什么坏事一样狼狈地逃走了,他甚至没有等周泽楷有任何反应。

“当年的事儿,还记得多久?”叶修忽然笑了起来,恶作剧得逞一般的笑容似乎在提醒着周泽楷,当年的同窗生活有多糟糕。

周泽楷赶紧笑了一下,掩饰自己有些惊喜的表情,他很想回答,他还记得毕业时穿着中山装的叶修向他表白了。

“我……”

……也喜欢你。

还没等说完,叶修就擅自自己接了话头:“开玩笑的,别在意,希望合作愉快。”

周泽楷愣了一下,想拽住叶修,哪料他已经转身了,心情一下子有些糟糕,好看的眉头皱了一下,直到叶修径直进了屋,木门的锁在他身后“啪嗒”一声紧紧咬合,也没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周泽楷,反而是周泽楷在门外略显尴尬。

他想了想,深呼了口气平静下来,但反而越是急于这样就越难成功。

他从裤兜里掏出情报信,塞进门缝里,然后轻轻敲了敲门,礼节性的示意叶修。

“前辈……我……”

不等他说完,门里的人发出闷闷的“嗯”打断他想说的话,还迅速地从狭小的缝隙中抽走了信封。

现在的情形让叶修有点儿头疼,这份感情直到今日还是觉得让人难以接受,时间本该是可以沉淀一切的,然后这份情感却是随着时间越积越厚。他管这个叫多余的感情,叶修对周泽楷多余的感情,军官对情报商多余的感情。

如果周泽楷是个女人,那么这还好说,可他却是男的。叶修想了想周泽楷如果是女人的样子,觉得还不错,他很快明白了自己在想什么,禁不住一阵恶寒,迅速甩了甩头,想把自己脑海里的想法全甩出去,哪怕只剩下一片空白都好。

“小周……”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叶修看了一眼信封,上面是周泽楷依旧好看的字体——“叶修”。


C
自从周泽楷搬来,留声机都会在上午九时准点儿的放出音乐。轻微的停顿说明着这张胶片已经被用了很久了。乐声顺着听觉传入脑海,大胆地提醒叶修该起床了。

隔壁的周泽楷煮了杯咖啡,坐在留声机旁边,悠扬的歌剧歌声透彻,像是要穿过这座城中所有人的脑海一样。

叶修躺在床上,睡意朦胧地睁着眼睛,他记得这部歌剧叫什么,托斯卡。但是说实话,叶修对它在表达什么却是一点儿都不懂。

他脑海里忽然蹦出那张英气的脸,不受控制的,像是抽风一样伸手敲了敲墙壁,习惯性的用摩斯电码的节奏敲打着自己要表达的意思。

周泽楷听见轻微的声响,差点儿从椅子上跳起来,他伸手慌忙地把唱针移开,歌剧声突兀的戛然而止,叶修敲墙壁的振动也在空气中消失了。

叶修叹了口气,如果当年的东西没白学,不知道你会不会听懂。

没过多久,敲门声响了起来,沉不住气的感觉瞬间充斥在叶修的胸腔。

“叶……修?”周泽楷沉声叫道。

他深呼了一口气,还是慢吞吞的走过去开门。

“早,小周,怎么了?”叶修揉了揉头发,宽大的睡衣挂在身上,漏出好看的锁骨,他却毫不察觉,只是装着一脸困意地盯着眼前比他高上那么一点儿的周泽楷。

周泽楷干咽了一下,喉结一动,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小声问了一句:“什么时候……任务……喝咖啡吗?”

叶修楞了一下,调笑到:“哥这就走,要想喝不如明天下午茶再说?”

周泽楷点了点头,有些开心,好看的脸上挂着干净的笑,他看叶修不着急告别,反而静下心来,往前跨了一步给了叶修一个浅浅的拥抱。

“以后可以……每天……都来喝。”

暖暖的鼻息灼在叶修漏出的脖颈处,痒痒的,却又弄得他快要抑制不住。

抑制不住的,想要抱紧他。但双臂毫无反应,就连小心翼翼地抱一下都做不到,不敢去触碰,怕一切都是假的。

“……小周,在表白?”

“嗯……等你回来。”


D
“叶修,这趟任务你亲自去的,不能出任何差池。”

“是。”

凌晨,陶家别院。

“你们分两组,左右包抄,我和沐橙去会陶轩。”

苏沐橙自信的笑了笑,“开始吧,没问题的。”

人随着夜色散开,悄然进入陶家别院。叶修右手做了个跟着我的手势,左手紧握匕首。苏沐橙双手握紧了枪点点头,乖巧地靠墙站住贴紧了叶修身旁。

随着潜入,屋内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苏沐橙忽然一个寒噤,她连忙拉住了叶修,这个声音不对,不是陶轩,很像,但是那不是他。

左路枪声响起,接着是右路,可是他们约定的在心中倒数的时间还没到。

“沐橙,找到他,他是叛徒,我们不容许失败,我来殿后。”叶修压低声音说道。

清晨,阴雨终于停了下来,久违地露出太阳。


E
隔壁的叶修彻夜未归未免让周泽楷有些不安,而且是很不安,心像是一壶煮沸的水,不断躁动着。他开了窗户,秋天的阳光撒了进来,没有一丝风,有些热。

听见有人在开隔壁的房门,周泽楷想都不想就开门冲了出去。

他回来了。

然而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她长得很漂亮,却一脸倦容,浓重的眼袋像是好久没睡,一双红肿的眼睛像是刚哭过。

周泽楷有不祥的预感。

“他……在哪儿?”

“嗯……你是叶修的朋友吗?”她看了一眼周泽楷,“我叫陈果,很抱歉,他……死了。”

死了?因为我的情报有错吗?不可能……前辈……

这两个字犹如千钧砸向周泽楷,“他……在哪儿……叶修……在哪儿……”

“抱歉……按照我们军方的协议,你知道的,这种任务……”陈果也有些哽咽,她看着周泽楷对他充满怜悯,却毫无办法。

周泽楷靠着墙坐了下来,茫然地看着眼前忙碌的人搬走属于叶修的所有东西。

屋子终于清空,像是从来就没有人住过一样,死气沉沉的,唯一富有生机的东西大概就是透过窗户的阳光和在空气里飞舞的尘埃了。

那个人的味道全无,就连那种存在感都随着叶修的死消失了,他不知道叶修是不是真的死了,因为这种虚无感反而像是自己死了变成灵魂飘在这个房间里一样 。

我还没正经的回答你,你对我的表白,你敲给我听的电码,我还没煮咖啡给你喝,还没亲吻你,还没碰到过你……

“……叶修。”

“我爱你。”

“回来……好吗?”

【END】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