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周叶伞修】前人今人(甜的!短篇!)

我是甜甜的短篇周叶,伞修是心脏的产物←pia飞

不用抵触,大胆的看吧!是甜文!(╯3╰)么么哒希望大家喜欢www

开动吧~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
这是叶修退役后即将到来的第一个清明,天阴沉沉的。

没有苏沐橙的陪伴,叶修在清明前一天一个人来到这儿,墓园空空的,没什么人来打搅这片沉睡在此的人。

叶修赶着头班车到达的时候,清晨的雾气还没散去,他两手空空,轻车熟路的来到一块墓碑之前,只是一块冰冷的大理石,就简单粗暴的把两个人阴阳两隔,还真是让人难以言喻的感觉。

“苏沐秋”三个字已经有些暗淡了,叶修叼着烟侧身蹲坐在墓碑基座上,耐心的一笔一划描摹着这三个字。

“哥都拿了四个冠军了,你却还在这儿睡大觉。”

“沐橙好的很,估计她明天就来看你了。”

“这丫头打荣耀打得可好了呢,跟我配合的也很默契。”

“圈儿里有一个人叫周泽楷,也是神枪手,水平跟你不相上下,现在代替了我的位置,是荣耀现第一人呢。”

……

叶修喋喋不休地说着,却在某一刻声音戛然而止。

“沐秋,你知道吗?”他顿了一下,又像是恶作剧成功了一样笑了出来,“你肯定不知道,等我抽完这根烟在跟你说啊,我就这样陪陪你,挺好。”

……

受出差的朋友之托特意飞到H市来扫墓的周泽楷刚断断续续的将朋友要说的话复述完。他戴着大大的口罩,棒球帽的帽檐也拉的低低的,要不是清亮的眼睛能减少一些威慑感,一定会被见过他的人当成坏人。

周泽开正要打道回宾馆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人正坐在墓碑基座上抽烟,这是对死者的不敬吧?一直不怎么想说话的周泽楷今天破天荒的想去劝阻他。

走近才发现对方的声音有多熟悉,像是发现了前辈的秘密一样,心里兴奋却恨不得立刻想要逃走。

他看见前辈把烟捻灭了,但是还习惯性的把烟头夹在修长的食指和中指之间。

“沐秋,我想你了。”

“不过既然我已经说了,那就证明我已经要抛下这种感情了,你也知道,哥不是喜欢被束缚的人。”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周泽楷静静地站在离他两米远的位置,叶修站起来所带起的烟味儿他还能清晰的闻到。

周泽楷不可抑制的咳嗽了一声,小声叫到:“叶前辈……”

叶修吓了一跳,哆嗦了一下,惊愕的转过身,他看到周泽楷的时候,觉得尴尬不已。

他忽然想到前些天周泽楷就和自己打了招呼说要来H市扫墓,而自己是为了避免在清明节碰上周泽楷才提前来的,怎么会时机这么准?

叶修相信自己的眼睛肯定有点儿红,那种哭过之后眼睛的肿胀感不断刺激着自己,仿佛强迫他接受对前人哭着告白,然后被今日喜欢的人听见了。总之就是,点儿背到家了。

“小周,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话还没说完,叶修就收到一个熊抱。

“我喜欢……前辈……”周泽楷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不容抗拒,完全不给叶修说谎的机会,每一个音节都深刻的打在叶修心上。

一种心脏都要停了的感觉涌了上来,大脑当机一样停止了转动,老冯心脏病也这感觉吗?

遂即,兴奋感充满了每个细胞,奢望变成了现实,谁还能淡定的起来?

“小周,哥年龄大了,不要吓我啊……”叶修本想这么说的。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潮湿的水汽、周泽楷身上的洗衣粉香味儿和自己身上的烟味儿混合着进入鼻腔,话不经大脑,几乎是第一反应,他说:“我也是,小周。”

墓园没有人,连绵的乌云卷杂着细碎的雨来到上空。

没过一分钟就变成了更为密集的雨水,叶修把头埋在周泽楷颈窝,借着雨水的掩护哭了出来。

就像他在沐秋墓前所表白的话只能是徒劳一样,他觉得自己对周泽楷喜欢的那种情感的藏匿也是徒劳的。

如果知道这样,谁还会苦苦隐藏?可惜他真的不知道会这么顺利,顺利到让人没法相信这是现实。

叶修早就不是当年离家出走玩荣耀的十几岁少年,陪伴他的人来了又走,喜欢他的人聚了又散,万幸的是还有这么两个人,一个死掉了从而永远不会拒绝他,但却没法回应他;还有这么一个人,从现在开始可以一直陪伴他。

“沐秋,你看这就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