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要關機的野生頭骨

高三狗

【周叶短篇】断章((甜))

((我可是甜甜的短篇呢))

(((求支持嗷嗷qwq)))

((以上))

【周叶】断章
夏休期间,周泽楷来到H市。

飞机落地时,天色还是傍晚,等他找到旅馆放完行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温度还有些小冷,空气里夹杂着水分狠狠地覆盖在周泽楷白天出过汗的毛孔上,皮肤都有些黏黏的。

周泽楷哆嗦了一下,有些冷,他想,不知道吃夜宵的时候会不会遇上前辈。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想了想还是把口罩折好放进裤兜里,晚上认出人的几率不是很大吧?

他顺着街边溜达起来,烤串儿的孜然味儿有些呛鼻,但比起前辈的烟味儿还是好的多呢。

一个破旧的灯箱发着微弱的光挡住了半个人行道,他想了想,拐进这家小摊。羊肉的膻气味儿混合着熟肉的香味,还好不是很难闻。

低头,入座,再一抬头,看见一双盯着他看的眼睛,然后那人冲他招了招手,发出惊喜的疑问:“小周?”

周泽楷忽然有点儿想笑,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想了想,站起身,坐到那人旁边的马扎上,“……前辈。”他从喉咙里压出这两个字,充满惊喜,缘分不深不浅,刚刚好。

“一个人吗?怎么跑这儿来了?”叶修笑着看着他,对方大晚上带墨镜已经很奇怪了,但是巨大的墨镜镜片挡上了他三分之一张脸,却盖不住那种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的气质。

“嗯……夏休……旅游……”周泽楷把墨镜和帽子都摘了下来,前辈没有任何变装,那就证明这儿还算安全。

气氛一时有点儿沉闷,只能听见房间里其他桌的喧哗和电扇缓慢的呜呜声儿。

“你不点点儿什么吗?”叶修问到。

“嗯……”周泽楷立刻站了起来,走向老板,回来的时候拎着两听儿啤酒和十根羊肉串。

叶修把自己吃净的签子腾干净,让出块儿桌子。

“前辈……喝……”周泽楷给叶修开了一听啤酒,嗤的一声,淡黄色的泡沫顺着洞开的口涌了出来。

“这……小周别难为我,喝酒容易手抖啊,我还想在玩十年荣耀呢。”叶修笑了起来。

周泽楷却是知道叶修是个名副其实的一杯倒。

“不常喝……没事……”周泽楷认真地摇摇头,有些执拗地把啤酒推到叶修面前。

叶修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看了一眼周泽楷的认真脸,觉得有点儿要玩脱了。

他看着周泽楷给自己开了一听,自顾自地喝起来,黄色酒液顺着他的嘴角和脖颈流下来,滴到衣服上,昏黄的灯光照着他的侧脸,很好看,除了好看,叶修想不出什么别的词来赞美,当机觉得大脑有些当机,喉咙有点干渴。

叶修完全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等回过神的时候,周泽楷已经盯着他的眼睛了,四目相对,周泽楷一丝尴尬的感觉都没有,眼神一片坦然,脸色因为刚灌过酒而有些红润。

他看着叶修猛地回头,抓过啤酒罐就喝,双眼盯着对面全是油污的墙,不敢看他。

鬼使神差地,他问:“墙……我好看?”

叶修一下愣了,呛了一口苦涩的啤酒,弯下腰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红透了,而且是红到耳根。

周泽楷勾勾嘴角,拍了几下叶修的后背,看他差不多顺过气儿以后,另一只手指勾过叶修的下巴,双唇相贴,舌尖直入对方的口腔,抵住他的舌头,毫无保留地长驱直入,意料之中,尝到了满嘴的啤酒味儿。

退出以后,叶修有些怪异地看着他。

“……没人看前辈。”声音有些委屈。

叶修醉态已出,笑了一下,又无意识的舔了舔唇,嘟囔着:“等我醒了再亲。”身体一下就往前倾了。

周泽楷扶住他,把手臂缠在自己肩上,他看了一眼羊肉串,又看了看叶修。

若有所思,前辈比羊肉串好吃啊。

打横抱起醉得晕过去去的前辈,一脸正经旅馆,对背后一脸惊异的老板熟视无睹。

他还有夜宵没吃完呢,当做早餐大概也不错吧。
【END】

评论(5)

热度(26)